集团动态

表计:标准、型评、许可证、频点、NB那些事.........
发布日期:2018/1/5   点击量:87  

自2015年以来,表计行业有点火、火、上火、虚火、也有点窝火..........,究其原因,是改革、发展、进步与既得利益之间的博弈有关。

“表计”是啥意思?字面解释,“表”是仪表,“计”是计量,合起来就是“计量仪表”,也不知道谁起的名词“表计”,在这就不溯源了。

计量仪表(主要指电表、水表、气表、热表、加油机等,其它的可能归属测量仪表类)自2015年国家发改委发文由国家电网公司(现在叫有限公司)统筹主导推广“四表合一”开始,就“火”起来了。

什么又叫“四表合一”呢?就是利用国家电网多年经营的供电抄表网络(只抄电表哦),把水表、气表、热表一起带起来,通过有线或无线方式,将水表、气表、热表与电表的“集中器”连接,再通过公网将数据送到电网公司的云平台,然后转发给自来水公司、燃气公司、热力公司,见诸报端的信息显示,地方电力公司已经收到了“通道费”,好像是一月一户表一元钱吧。

但核心可能不在这,应该是国家电网公司给地方电力公司的补贴比较诱人,进而上升到政府工作层面,卖电的与水、气、热打起交道来了,有些是你情我愿,很多还要通过行政命令,做为政绩工程推广的模式,从道理上讲,这是一个大好事,先不说技术上是否存在障碍、是否存在自来水、燃气公司担心的数据被电网公司控制的问题,就说涉及钱、涉及暗箱操作,好事也变味了。

正当国家电网公司“撸起袖子加油干”希望所有的“车”都在自己的“高速公路”上跑、逐渐开始收取“过路费”的时候,NB牛X轰轰地来了,还沉浸在做“一家独大”梦的国家电网公司,这才发现,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三大移动通讯运营商,跟自己抢起生意来了。

争抢打斗中,专家领导发话了,国家电网某些专家说了,我们是强大的,跟我斗!我怕谁?某移动运营商高级领导不甘示弱,NB就是牛X,无所不能,我要把你们的电表全部改造成NB电表。我在发表上篇推文的时候,跟这个领导说了,“你省省吧,这是不可能的,国家电网公司经营那么多年,投资那么多钱建立的一整套的抄表体系,不可能轻易就放弃或被你们推翻的”。我也跟国网的某专家说了,“你还别不服气,人家搞不定你电表,把水、气、热拉走你没脾气吧?”

我们的专家啊,我们的领导啊,很多是不学“武术”的,乱拍脑袋,所以,我们国家的标准是混乱的、产品质量保障体系是混乱的、很多政策文件都是相互矛盾混乱的,各部门的政策相互打架,让我们无所适从,该到认真改革重新梳理的时候了。

可喜的是,上一届政府和十九大之后,国家的行政改革,初见成效,并加快了步伐,比如取消了很多的行政收费,深得人心,我们希望和努力推动的改革,中央政府,一个一个都实实在在干着,但这个国家体系太庞大了,要改革,就要触动一些人的既得利益,让权钱交易、假公济私的特权空间被挤压越来越小,不妨举几个有先见之明的例子。

一、推动团体标准

就拿表计行业来说吧,这两年,很多部委花费在“相关标准制订和修编”上的钱,应该至少有数千万吧,这钱哪来的?都是以各种名目向企业索要的,企业也贱,还以为参与制定个标准,在行业中就表明你的水平高、就能先入为主通过标准形成技术壁垒、就能在招标中加分!省省吧,我国的很多标准已经烂透了,表计行业相关标准就有上百个,国家的、行业的、协会的,五花八门,我们不能以偏概全说弄这些标准都是“为了赚钱”,这样说老同志、老专家会伤心的,因为他们被请来,虽然拿了专家费、顾问费什么的,但他们也真呕心沥血,花很多精力来“堆积文字”,你说没有贡献吧,这不客观,你说这些标准没用吧,站在他们的认知角度,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可与“第八次工业革命”相媲美。

我们的企业工程师,对参加标准的编制乐此不疲,也感到无上光荣、无比自豪,但熟不知,醉翁之意根本没在酒上,在彼此的利益输送中,他在标准上属上你公司的名字,你成了编委,你就可以用这个去忽悠别人、向当地的政府要政绩,而标准的始作俑者在一次次的活动中,就可以按照“国家关于专家顾问费发放的鼓励政策”合理合法地把成百上千万的费用化解到每个人的腰包,虽然有些行业的标准审核会,一个这个行业的专家都没有,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事干了、照片拍了、新闻上了、领导到场了,最最重要的是钱到位了!

十九大所提出的“新矛盾”,我想,更多是“两极分化”矛盾,而产生这些矛盾的一大根源,就是利用国家和政府的资源和权威,进行灰色收入操作和利益输送,这是人民群众,最为痛恨的,我认为,打下几个打老虎,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权力的滥用给我们微观的生活和工作带来的侵害,对正常的社会秩序带来的危害,然而,目前的灰色利益输送,已经越来越严禁、科学、专业,甚至无懈可击,笔者也就不深入阐述了。

回到正题,由于各种标准的设立的初衷,已经变成赚钱的行业,要改变谁的标准,都要涉及既得利益被剥夺,改革是艰难的,但不能艰难就不改革,可另辟蹊径啊,团体标准的就是风向标。

2015年211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了标准化改革问题。会议指出,“推动中国经济迈向中高端水平,提高产品和服务标准是关键”。会议强调:“必须深化改革,优化标准体系,完善标准管理,着力改变目前一些方面存在的标准管理“软”、标准体系“乱”和标准水平“低”的状况,促进提升产品和服务竞争力,激发市场活力,推进经济提质增效升级”。会议确定了四项改革措施,其中第三项就是“鼓励学会、协会、商会和产业技术联盟等制定发布满足市场和创新需要的团体标准,选择部分领域开展试点。”我认为,这项措施中提出的团体标准的制定和发布,在中国标准化发展史上是一种创新,对于改变中国目前标准化工作中存在的“软”、“乱”、“低”现象必将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同时也为亟待修订的《标准化法》打下了基础。

这好比雄安新区建设,北京的城市建设已经没有办法了,动一动就是千万上亿的资金,动谁?都得给钱,给不起,怎么办,另辟蹊径啊,建立一个通州副中心,建一个雄安特区,重打锣鼓另开张,快刀斩乱麻。

之前出版的一本书中,笔者有这样描述,全文照登如下:

本书所涉及的产品未采用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而采用“团体标准”,并不代表不尊重标准:本书所述产品,符合并高于现行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以国家鼓励和推动团体标准为契机,以实际应用为基础,奠定“事实标准”,以团体标准引领中国制造。“标准”应去功利性,与个人利益和局部利益脱离干系。国家标准委员会已经启动“团体标准”试点。

大家认可的就是标准,这个大家就是团体,几个人凑到一起弄出个标准,顶多叫做“生意”,既然是生意,就涉及钱,一涉及钱,就变味,这是规律,所以,团体标准,是在社会实践中,大家认可的一个公知,一个可遵循的依据,并且是跟钱没有关系的依据,这才是真正的标准。

二、取消型式评价收费和证书费

《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清理规范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有关政策的通知》(财税〔201720号)文件规定:“取消质监部门计量首位(即行政审批和强制检定收费。非强制检定收费不得列入行政事业性收费,不得强制企业接受服务并收费)。”

就拿表计行业来说吧,做一个产品型式评价,动辄就是几万元,如果这个钱交给国家财政了,也算是企业为国家做贡献了,但大家都知道,很多钱都进了个人的腰包,这是明的,请客送礼走后门行贿的还少吗,有几个敢说没干过?

再者,如果对一个产品型评真的做了几万元的相关工作,这也是值得的,大家知道,实际上真的没干多少,有的根本没干,直接发证,钱到位,好使!如此,我们多少公务员变成了富翁,贫富差距就是这样拉大的,我投资企业,本来就需要钱或没钱,还有给他送钱,可能变成,我越来越穷,你越来越富,我每天辛辛苦苦,他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在这部门,有这个权利,钱就来了,这是最大的腐败,腐蚀整个社会肌体的腐败。

党和政府不是不知道,知道,所以,会发文取消这些可能滋生腐败的许可收费。本来,代表国家权力的任何证明,都不应该收费,因为这是国家的权利象征,一旦收费了,就不是权利的象征,是企业或个人跟国家做交易,那么中间人就是那些掌握实权的具体部门的负责人。

找到一篇很早以前发表的文章,照登如下:

国家行政部门颁发的证照.许可.标准,都应远离金钱!

 

我们庆幸自己生活在一个昌明的时代,反腐倡廉给我们一个清新的环境,简政放权给我们带来了红利,但是,还有很多领域需要进一步改革,改革的力度还要加大,改革步子还要迈得更大。

    国务院工商注册的“五证合一”、取消部分“行政许可”、取消部分行政收费等改革,激发了市场活力,让广大人民群众感受到改革给自己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但是,事实证明,任何可能存在利益输送的、与金钱有关的、代表国家和政府权威的行为,都需要进一步改革,需要国务院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加大改革力度,例如:“证明文件”、“标准”、“奖项”、“会议”的改革。

政府与国民之间,凡是为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约束国民的证照、许可办理,都不应涉及金钱,国家经济体量巨大,有能力为改革付出代价,但能够极大焕发出中国人民的改革积极性,民族自豪感和建设国家的热情。

现在国务院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在某些领域,已经取消行政许可,有些检测项目的收费已经免除,这是向好的发展趋势,但改革的力度还不够,应该完全杜绝诸如“备案”、“入围”、“检测”相关的收费,应该完全市场化。

举个例子:计量仪表需要做型式许可,既然是国家的行为,就应该由国家承担相应的费用,虽然是企业申请的,但企业申请是为国家创造税收,是为满足市场需要的行为。企业自己检测一个水表,大约一个小时,代价也就100元,但在过去,检测部门要收取每只表8000元的检测费,还要检很多,为获得一个认证,要支付10万元左右的费用,极大增加了企业的负担,但在这个过程中,存在多个环节的利益输送,行贿受贿,腐败问题突出,严重破坏了社会公平,已经到了必须改革不可的程度。

记得在四川一个企业,为获取生产许可证,我经历了“标准”审核、“型式批准”、“许可证考核”全过程,我们做得已经很专业,甚至比那些所谓的权威还专业,但正常的程序,一直没能走通,只能用金钱说话,进行利益交换,不这样做,故意刁难,让我们寸步难行,让我们对政府相关部门彻底失去信心。

为国家取消“型式评价许可收费”欢呼吧!且慢,新的问题来了,国家取消收费了、网上办公了,吃拿卡要习惯的公务员、办事员,没有油水了,懒政,已经到处蔓延,你有政策,我有对策,改革,如果没有杀手锏,表面上是好事,可能变成对人民群众造成巨大伤害的坏事。

过去办个型式评价,虽然收钱,数额虽然不少,但企业可以承受得了,还可以走后门,加快速度,要知道,时间就是金钱啊,时间成本,往往高于其它成本。现在好了,这些办事员说了“由于免费,大家都来做型评,我们人手有限干不过来,所以,时间无限延长啊”,NND,这不是明目张胆地让我送好处,给我往前排队吗?结果是,我要花更大的代价,还不如直接行贿来得快。享受政府改革的“红利”,这种改革,我宁可不享受,因为我要等半年拿到型评报告,黄花菜都凉了,市场早没有了,我还得花更多的钱去行贿,我知道是犯罪,这只是对一两个人在犯罪,但对不起企业众多企业员工,可能是对一大帮子人的犯罪。

在国家的政策和制度存在问题或没有有效的方案之前,黄牛,掮客的存在是有必要的,因为你交通违章设置的不合理,动不动就扣分,那只有向掮客买分消灾了;在车票都被内部笑纳的年代,黄牛给我们这些有急事外出的人,帮了不少忙,因此,在改革的同时,要考虑到这种改革可能存在的问题,就像某些城市,随机抓拍交通违章,可以到交警队领奖金一样,有人就组织一切混社会的演员去违章,然后抓拍,大家赚钱,彼此分钱,这种改革能长久吗?

我们认为,既然国家出台了改革措施,就应该财政支持,配备相关的设备,和专业的人员,实行型式评价限时制度,真正让人民群众对改革有获得感。

三、取消计量许可证

关于这个话题,先看看我之前出版的书中的一句话,在大部分工业产品许可证取消时,预料到会有这个结果。

本书涉及投放市场的产品均得到国家相关部门的认证和许可,但不代表我们赞同传统的行政管理方式:形式上的证书文件可以满足大众心理需求和国家的规定,但我们更支持许可制度改革、重视用户的体验感受和实际测试及实际效果以及事后监管,尽可能与各类商业证书脱离关系。

许可证,就是权力的象征,但这种许可有真正的意义吗?首先回到型式评价,我们要做一个计量产品,要三个样机,而这三台样机,是精雕细刻的,是花大价钱的,但批量产品,能一样吗?别的行业不敢说,表计行业,那绝对是不一样的,因为一个水表,要做长期磨损试验,时间长,成本高,送样的产品应该是做了磨损试验,但批量的产品,有谁敢说都做了?别瞎忽悠了,某某权利人要卖你磨损试验机的,你就好好在那摆拍用吧。

好了,型式评价证书拿到了,设备条件,管理到位了,许可证发了,有用吗?有用,就是招标啊,当官的规避责任啊,这个时候有用,但没有实际用途。

许可证的初衷是好的,是希望对企业的产品管起来,你能管起来吗?这纯属那个年代历史形成的,延续到今天而已,可能在中国的工业史上产生过有益的作用,但滋生的权钱交易的负面作用,可能更大。

许可跟钱挂钩的,只要用钱能搞定的事,都不是事儿。只有与金钱完全脱钩,才能有效避免利益输送。只有改革,才能使社会更公平,更和谐,才能减小贫富差距,防止权利滥用。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初次提请会议审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计量法》修正案(草案)建议,取消相关制造修理计量器具行政许可,体现了进一步简政放权,激发市场活力的精神。

不设定“制造、修理计量器具许可”,有利于充分发挥市场自主调节的作用,方便制造、修理计量器具的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体工商户从事生产经营活动,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因此,修正案草案删去计量法第十二条、第十七条第二款有关制造、修理计量器具的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体工商户应当取得制造、修理计量器具许可证的规定,并相应删去第二十二条关于法律责任的规定,增加了第十八条关于监督检查的规定。

在工商注册商事改革之前,企业注册是需要注册资金的,因为注册资金多少和贷款、企业形象、招标门槛有关,所以,企业都会采用变通方式,例如通过有工商、评估、银行背景的代理机构,内部操作短期借款,完成注册,一般费用额度是,注册1000万元,要支付10万元的费用,这样,有权威背景的有钱单位,轻轻松松,一个注册操作,一周就赚10万元(绝对的暴利贷),而注册1000万的企业,本来没钱,为了满足一些不合理的要求,还要付出10万元,从而增加了企业负担,虽然修改后的刑法增加了“虚假注册”和“抽逃注册资金”的罪名,但同样出现了相应的对策,让这样的罪名根本起不到作用。

在上述操作中,难免存在利益输送、腐败、破坏社会公平,这一点,国务院应该非常清楚,所以,工商注册改革实行“认缴制度”,彻底解决了存在的上述问题。大家心里都清楚,有多少钱做多少事,没钱你也做不了事,赚了钱再补交注册资本,是一个符合客观规律的决定。

说到这里,想起改革前的一个非常滑稽的工商注册规定:要注册一个生产仪表的企业,工商局一定要你提交《制造许可证》,但申请《制造许可证》一定是企业行为,这里就出现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制定政策的哪些专家,真不知道怎么想的?难道你让申请企业注册的人“未婚先孕”吗?即使这样,也做不到“未婚先孕”,这个问题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由此经历的人,对政府真的失去了信心,当时进行利益输送通过变通方式,例如,在“仪表”后面加上“科技”等实现注册,直到现在,都没解决这个滑稽可笑的问题,可能计量法修订后会有所改变。

总之,取消许可证,是大好事,也希望技术监督部门加大事后监管力度,对于抽查出明显不合格的产品,按照仪表安装开始的不合格造成的金额的多少倍予以罚款,再次检查不合格,就发出全国的公示,再再出问题,就判处这个企业退市,永远不能从事计量行业。

本来证明文件是国家权力的象征,是证明你的产品符合国家的要求,既然国家没有这个能力保证这一点,就不要再管了,让市场平衡吧,一个计量仪表走快了,用户不干,走慢了,供应公司不干,最终的平衡和达成默契,是第三方检测服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计量法》的决定

2017122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通过)

以下节选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决定:

  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计量法》作出修改

  (一)将第三条第一款修改为:国家实行法定计量单位制度。

  第三款修改为:因特殊需要采用非法定计量单位的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计量行政部门另行制定。

  (二)删去第九条第二款中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计量行政部门应当进行监督检查

  (三)将第十二条修改为:制造、修理计量器具的企业、事业单位,必须具有与所制造、修理的计量器具相适应的设施、人员和检定仪器设备。

  (四)将第十四条修改为: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违反规定制造、销售和进口非法定计量单位的计量器具。

  (五)删去第十五条第二款。

  (六)删去第十七条第二款。

  (七)第四章增加一条作为第十八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计量行政部门应当依法对制造、修理、销售、进口和使用计量器具,以及计量检定等相关计量活动进行监督检查。有关单位和个人不得拒绝、阻挠。

  (八)删去第二十二条。

  本决定自20171228日起施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量法》根据本决定作相应修改,重新公布。

 

一、470-510MHz频点的预判

这几天,表计圈对470-510MHz的频点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什么原因呢?

2017年12月13日,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发布公开征求对《微功率短距离无线电发射设备技术要求(征求意见稿)》的意见,最显著的焦点内容是:

微功率短距离无线电发射设备技术要求

(征求意见稿)

 

在满足传输数据时,其发射机单次工作时间不超过5秒的条件下,470510MHz频段可作为民用无线电计量仪表使用频段。限单频点使用,不能用于组网应用。

若使用频率与当地声音、电视广播电台频率相同时,不得在当地使用;若对当地声音、电视广播接收产生干扰时,应立即停止使用,待消除干扰或调整到无干扰频率后方可重新使用。

1.使用频率:470-510MHz

2.发射功率限值:50mW(e.r.p)

3.占用带宽:不大于200kHz

4.频率容限:100×10-6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注意以下表格:分米波中这个频段是早先分配给广播电视用的!

也就是说,“乱用”频段417-510MHz,与有些地方的广播电视频段是重叠的,如果你“乱用”的时候,功率必须在50mW以下,一般不会对广播电视造成同频率的干扰,但你要加大功率以提升发射距离,就有可能会对使用这个频段的广播电视节目造成干扰了。

那和“组网”有什么关系呢?组网的目的是加大传输距离,可能我们的一些专家学者或官员认为,这就是变相加大发射功率,超过50mW的界定,所以,发出征求意见,禁止“组网”,而表计中,大量使用的都是组网形式,不组网不足以满足无线通信的需要。

而与NB-IoT正处于竞争中的LoRa首当其冲,因为这个东西确实很好,不用组网空旷地区都能干到15Km的直线通信距离,组网后,可想而知,这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发现以前的“小无线”根本干不过“电视台”不足挂齿的想法落后了,已经被LoRa的效果给颠覆了,才有这件事,而小无线抄表是表计圈的共识,也正因为如此,才引起表计圈的巨大震动。

我不能判断这里面是否有利益的博弈,更不敢相信阴谋论,但就我们2017年的实测,阐述一下我们的观点。

是否能干扰关闭广播电视,没有人向我们提出,但企业产品之间的无线通讯相互干扰,这是无法回避的客观事实,为此我们还发明了4320算法,解决自己系统内各种产品的相互干扰问题,但无法解决与其它企业之间产生的干扰,因为罪魁祸首只有一个“免费”,中国的事,凡是涉及“免费”的,基本就是一个坑,好在我们已经意识到了,提前偃旗息鼓收兵,全速专项有规划的收费通讯领域NB-IoT,并且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与那些还在LoRa战线死撑的兄弟相比,起码不用窝火了。

一、NB-IoT的走势

2017年NB-IoT火了一把,但虚火上升,无论运营商、芯片厂家、模组厂家,天天签战略协议,一大批战略家诞生了,然后就是逐渐熄火阶段,所标榜的广覆盖大连接,基站还没健全,你咋知道;所标榜的1美元,不要说模组,连芯片也做不到;所标榜的低功耗,那要看你通讯频次,也只是NB的功耗,如果你1年才通信一次,不要说十年,五十年也可以,只要电池寿命能保证。

什么NB水表几十万安装了、什么宇宙第几单了,没有人去考究,但你算一下就知道了,66元模组+115/2的资费+控制电路+基表+组装测试+利润,四五百元,你买单啊?

为了争抢地盘,三大运营商在与国家电网四表集抄竞争的同时,自己兄弟间也在展开了激烈的竞争,无外乎都是看中了表计的“量大面广”,所以说表计着实火了一把。

芯片厂家之间、模组厂家之间的竞争,是正常的商业竞争,合情合理,但不与应用绑定的模组,都是在耍流氓,因为NB有CPU,还要用户再加个CPU,这不是耍流氓是什么?你那CPU摆着看的,怕偷怕抢,就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躲躲闪闪不公开。

LoRa和NB-IoT在2017年已经形成了两大阵营,有人坚信LoRa免费的优势,毕定战胜NB,没想到国家无委的一个征求意见稿,躺枪了,上火不说,还窝火,让我怎么办?

不过,NB还真牛X,通过实测,非常适合表计的通信,我们为她放弃了一切其它通信方式,不无道理,也可以说有先见之明吧,通过我们的努力,NB应用的成本,基本上可以和一个IC卡水表持平了,你说,在表计行业,不用NB你用什么,但在什么共享单车上用NB,说明你太有钱了,没处败家了。

NB,就是牛X,我们看好你,陪伴你走向未来,表计圈亦应如此。

二、表计行业的未来

大家都在为到底用有线抄表、无线抄表挣来争取,花那么多银子搞出一个或多个、我认为不伦不类的什么集中器、采集器的标准,当然,有人的认知就是在这个的层面上,就认为这是第八次工业革命的开始,我们不去争论。

我们不去争论,是把时间都用在了对计量技术本身的创新上,可以说这个宝我们压对了,NB来了,LoRa遇到麻烦了,你说,还想什么通信方案,就锁定NB与通信技术一起NB吧。

我们不但有创新的计量技术,还有自己开发的全球首款应用模组,随后还有自己的NB应用芯片,我们一直引领行业,一直被模仿,但现在,你模仿已经来不及了,中物合集团将再次引领这个行业,但杜绝模仿!

我们的创新计量技术,与NB通信技术的完美结合,实现去仪表化,那么我的结论来了:表计行业的未来,就是没有表计。

......没了!